博彩:清流|金诚集团兑付危机持续 5700亿特色小镇多已终止、停摆

2018-11-14 07:46:19 来源: 清流
0
分享到:
T + -

出品|网易清流工作室

作者|梁耀丹

编辑|赵妍

四个月以来,王萍(化名)几乎每天都像上班一样,守在杭州市拱墅区登云路49号金诚集团总部大厦门口,以期索回自己向亲戚借来的100万投资金。

王萍此前确实是金诚集团的员工。今年7月份,正值金诚集团旗下私募机构被证监会暂停基金销售业务半年期间,入职金诚不到两个月的员工王萍在公司被上司以“保住业绩”为由被诱导购买了为期一个月的私募基金产品。

可就在买了理财产品的6天后,王萍突然看到金诚集团暂停大额赎回的公告,才意识自己入套了。果不其然,在产品到期后,她数次试图赎回资金均未果。

像王萍这样“被套”的投资者还有很多。王萍称,她所在的一个投资者维权微信群,人数已经达到了500人的上限。大部分的投资者,投资金额均以100万元起步。

陷入兑付危机的金诚集团,在泡沫尚未被戳破之前编织了一个号称“拥有特色小镇项目59个,政府项目签约量超过5700亿元”的美丽童话。

在官方宣介中,金诚集团自称是一家“综合性的现代城市发展集团”,在8个国家和地区的60多座城市设有分支机构,拥有港股上市公司金诚控股(01462.HK)及新三板挂牌公司太悦健康(832227)、丽晶光电(831777)等5家公众公司。

而金诚财富,则是金诚集团旗下的金融服务机构,旗下拥有1家基金销售公司浙江金观诚财富管理有限公司(下称“浙江金观诚”),同时拥有6家经备案的私募基金管理人。上述7家私募机构,发行的大部分私募基金产品均投向金诚集团运作的特色小镇项目。

但网易清流工作室调查发现,59个小镇项目实际上绝大多数处于建设或签约阶段,而处于建设阶段的项目中,由于各种原因,其中多个项目早已终止、签约方退出或处于停摆状态。

140亿资金陷兑付危机

陈菲(化名)是另一个投资者。去年9月,她在担任金诚理财师的好友介绍下接触到金诚的私募基金,在宣传资料中,基金项目被描述为“政府项目,专款专用”,并且承诺“保本保息”。

出于对理财师的信任和低风险高收益的诱惑,陈菲投了100万买了一款名为“金诚金奥私募投资基金1号”的私募产品,原本的到期日期为今年12月,年化收益率6.5%。

该基金产品为契约型基金,采用子母基金的架构,具体而言,“金诚金奥私募投资基金1号”投向母基金“金诚金奥私募投资基金”,而后者用来收购湖州金奥体育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下称“湖州金奥体育”)的股权,而湖州金奥体育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则是金诚旗下私募机构成立的一家公司,用来运营金诚与浙江省湖州市政府合作的PPP项目“湖州市吴兴区文商综合体”。

清流|金诚集团兑付危机持续 5700亿特色小镇多已终止停摆

网易清流工作室注意到,根据投资者提供的项目案例,大部分基金产品都采取了类似的运作模式。

但到了今年4月,异常露出端倪。浙江证监局按照证监会的统一部署和安排,开展2018年私募基金专项检查工作。在检查过程中,浙江证监局发现5家公司存在不配合现场检查工作的情形。

根据披露,不配合检查的5家私募机构,分别是杭州观复、杭州金仲兴、金诚资管、杭州金转源、浙江金观诚。上述5家私募机构,均归属于金诚集团。

5月份,在浙江证监会介入调查过后,浙江金观诚被暂停基金销售业务半年,原因是存在“公开夸大宣传”等行为。

危机随之而来。7月份,金诚集团发布了暂停大额赎回的通告。一位金诚前员工介绍向网易清流工作室介绍,“大约七八月的时候,金诚就出现流动性枯竭了。”

而据网易清流工作室统计,金诚集团旗下7家私募机构先后合计发行了351只私募产品,7家私募机构分别是浙江金观诚、新余观悦、新余观复、金诚资管、杭州金转源、杭州金仲兴和杭州观复。其中,运作状态处于“延期清算”的产品有66只,处于“提前清算”有76只,处于“正常清算”的有71只,“正在运作”的138只。然而,至少四位购买了处于“正在运作”或“正常清算”状态产品的投资者均向网易清流工作室反馈,他们均收到了金诚提出的展期协商要求。

清流|金诚集团兑付危机持续 5700亿特色小镇多已终止停摆

此前,金诚方面给投资者的承诺是“3-6个月重启大额赎回”,但3个月的承诺期已过,金诚目前仍表示拒绝大额赎回,还表示如果投资者签署展期协议同意继续展期,才可以立即赎回5%,其后按照5%/月的额度逐步赎回。

投资者由此陷入两难的境地。“先展期12个月,然后每个月还5%。这样一算,起码要延期3年,而且不是承诺,没有保障。”一位投资者向网易清流工作室称,不签目前拿不回钱,签了又怕钱还没回来金诚就倒闭了。

根据金诚发给投资者的一份《关于近期金诚财富部分产品延期的说明》,“金诚财富总募集资金存续规模约在130亿左右,不超过140亿。”

5700亿特色小镇现实:多项目终止

上述发行的基金,其中大量产品都投向金诚集团运作的“特色小镇项目”。据官方宣介,截至2017年9月,金诚集团拥有特色小镇项目59个,政府项目签约量超过5700亿元。

网易清流工作室从投资者处得到的一份2017年9月派发的金诚集团特色小镇宣传册,上面列出了金诚集团旗下的57个特色小镇项目,其中3个项目已经投入运营,26个项目处于建设中,20个项目处于签约中,8个项目处于规划中。这些项目大部分签约时间在2016年至2017年期间,一小部分为PPP项目,绝大部分属于地方政府引入的招商引资项目。

投入运营的三个项目分别是“杭州古玩城”、“无锡金诚太悦酒店”和“苏州金诚之星”。其中,网易清流工作室并未从公开渠道查到杭州古玩城项目的具体详情,而根据公开信息,无锡金诚太悦酒店是金诚从希尔顿酒店集团收购而来,苏州金诚之星为金诚集团的双总部之一。

而据网易清流工作室的调查,处于建设阶段的项目中,由于种种原因,有的项目已经终止;有的项目实际仍处于签约阶段,但金诚与当地政府协商后决定退出;有的项目被当地政府评为“不合格小镇”;有的项目目前仍处于停摆状态。

清流|金诚集团兑付危机持续 5700亿特色小镇多已终止停摆

比如,2017年2月,金诚与浙江台州市天台县政府签下总投资拟为100亿元的和合小镇项目战略合作协议。不过,网易清流工作室从天台和合小镇项目相关负责人处了解到,金诚早期在该项目只处于签约阶段,并没有实质性的投资,大约在今年4、5月份的时候,金诚便放弃了谈判,“最主要可能还是开发商资金方面的问题。”该负责人称。

2017年3月,金诚与河南省济源市政府签订了王屋山福源小镇项目合作框架协议。根据协议,金诚拟对王屋山福源小镇项目概算投资100亿元,项目占地3000亩,计划3年内建设完成。但在今年6月,济源市公共资源交易中心发布的一则公告显示,该项目“因发生重大变?终止”。不过,对于项目终止的原因,济源市旅游发展委员会相关负责人对网易清流工作室表示,变更原因不方便透露,但并非金诚单方面造成。

2017年5月,金诚集团与浙江宁波市象山县政府签订战略合作框架,拟投资逾200亿打造象山绿色体育竞技小镇项目,然而,象山县大目湾开发管理委员会工作人员则对网易清流工作室称,由于“金诚遇到了些问题”,目前该项目已经暂停了好几个月。

类似的情形也发生在金诚与江苏省南通启东市签约的吕四·魁北克海洋文化艺术之城项目。公开报道显示,该项目于2017年6月奠基,签约总体量为240亿。但根据启东市吕四港经济开发区管委会相关工作人员近日对网易清流工作室反馈称,“该项目已经不做了”,问及项目停止的时间和原因时,该工作人员以不知情为由婉拒了进一步的问询。

2017年7月,金诚与中铁华铁工程设计集团有限公司、安徽恒实建设有限公司组成的联合体中标湖南省张家界天门仙境小镇PPP项目。张家界天门山先导区管委会相关负责人向网易清流工作室称,该PPP项目因考虑到地方政府负债能力的原因在今年被清退,已于今年8、9月份改为招商引资项目,而金诚方面当时的表态是,如果没有合作伙伴加入就退出该项目。

今年6月,金诚与浙江省丽水市遂昌县政府合作的遂昌电商小镇项目则陷入了停摆。该项目曾在2016年入选了财政部第四批PPP示范项目,而据21世纪经济报道,该项目从今年6月14日便开始停工,原因是金诚与项目施工方中钜集团陷入了一场关于工程款的拉锯战,中钜集团遂昌项目相关负责人称金诚未按时支付工程进度款,而金诚则指施工方“在各方核对预算造价未完之前,无理要求公司支付工程款”。遂昌县商务局相关负责人向网易清流工作室表示,目前该项目仍处于停工状态,政府正在协商两方复工,但具体复工时间尚不明确。

今年7月,江苏省发展改革委发布了对该省首批25个省级特色小镇2017年度的考核结果,金诚参与的盱眙龙虾小镇被评为不合格小镇,是25特色小镇中唯一的一个。网易清流工作室向该项目负责人多次致电并发信息询问该项目被评为不合格的原因,截至发稿未获回应。

一位PPP资深专家向网易清流工作室介绍,2014年修订的预算法和《国务院关于加强地方政府性债务管理的意见》(国发〔2014〕43号)实施以来,在中央规范地方政府举债融资的背景下,地方政府财政压力加大,而中央推广PPP模式又给地方政府提供了一根救命稻草,于是从2014年以来,地方政府纷纷争先推出PPP项目,吸引融资。

金诚签下的政府项目正基于这样的背景。然而,种种迹象表明,金诚所运作的号称签约量金额超过5700亿的特色小镇项目难言成功。另一厢,金诚却一手跟地方政府合作签约,一手借运作这些项目的名义备案私募基金,发售给投资者。根据金诚一位前员工对网易清流工作室所言,“很多项目是签了协议框架就开始卖私募基金了。”

金诚模式争议

上述金诚前员工表示,金诚陷入兑付危机的原因在于,除了私募基金的收入,金诚旗下的公司和项目业务几乎盈利性都不强,只能借旧还新,而当基金业务被暂停后,金诚模式的风险才暴露出来。

此前,杭州金诚新城镇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下称“金诚新城镇集团”)副总裁叶恒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表示,“一部分股权基金产品,比如周期是5-7年,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会每两年设置一个开放期,投资者以当时的估值退出,会有其他投资者开放赎回;而一些债权基金产品,我们也有很多资金来源,比如一些在建工程,我向银行抵押后,可以从银行获得一笔钱,然后把投资者的钱还了,然后实现投资者退出。”

当然,多位律师向网易清流工作室表明,在合同约定的情形下,私募基金采取此种做法并不违规。

金诚另一个引人争议的地方,在于多数私募产品涉嫌自融自担。以“无锡人鱼投资私募基金”为例,投资者申购的基金用于投资无锡人鱼旅游发展有限公司的股权,而后者又用于收购无锡马山不夜城文化发展有限公司的股权,从而间接持有人鱼小镇项目一期暨人鱼MALL开发建设所需项目地,金诚集团实控人韦杰提供担保,而北京嘉轩财富管理有限公司为基金管理人,而上述公司均存在关联关系,也就是说,融资方、管理人、担保方实为“一家人”。

对此,北京市盈科(深圳)律师事务所纪雨律师表示,目前法律上没有对私募基金明文禁止关联方融资,不过要求基金必须向投资者披露关联交易情况。

“私募投资的门槛比较高,要求的是专业投资者去投,并不像公募投资那样保护普通投资者那么周到。”纪雨称,即便是监管层明确禁止私募短募长投、期限错配,但很多投向房地产项目的私募机构会采取“变相的突破”,规避监管。

但根据金诚前员工的说法,金诚财富多次对旗下项目高调宣传,存在“私募公募化”之嫌。多位投资者也向网易清流工作室反馈,其一般是通过亲友介绍接触到金诚的私募产品,之后通过参加金诚举办的会展沙龙、参观体验活动等,认为其与政府合作的项目确有其事,才投了钱。而此外,也有一部分金诚的前员工在不知情的情形下,自主或迫于销售压力购入公司的理财产品。

种种迹象表明,除去私募基金,金诚集团现有公司及业务的盈利情况不容乐观。

金诚集团旗下的5家公众公司,包括太悦健康、丽晶光电、金诚控股,一家多伦多交易所上市公司D-BOX(沉侵式动感技术企业) 和韩国创业板上市公司Fantagio(娱乐公司)。几家公司中,太悦健康2017年中报显示,净利润为亏损879万元,丽晶光电2017年中报显示,净利润为亏损59万元。金诚控股2017年年报净利润不足40万元。

此外,金诚集团还投资了酒店、电影、房地产等业务。但据金诚前员工对网易清流工作室所述,“这些项目几乎没有盈利的。”

多位金诚前员工称,目前,浙江证监会正在对金诚集团进行新一轮的取证调查。关于兑付危机的解决方案及运作模式争议等问题,网易清流工作室多次向金诚财富副总裁蒋琦致电并发去短信,得到的回复是“我安排对应媒体同事回复您”。不过,截至发稿,网易清流工作室尚未得到金诚集团相关负责人进一步的回应。

网易清流工作室(微信号:wangyiqingliu)出品

清流工作室是网易财经旗下原创财经调查团队,关注A股上市公司的财务健康状况,致力于为市场提供独家财经调查,维护资本市场透明度。

更多内容,欢迎关注微信公号

清流|金诚集团兑付危机持续 5700亿特色小镇多已终止停摆

杨斌 本文来源:清流 责任编辑:杨斌_NF4368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财经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澳门永利赌场官网